此苹果非彼苹果
« »

推荐新书:这才是最牛的团队

季琦也是我的偶像,十年造就了三个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真乃是商界奇才了。本书里也会有季琦开始是怎么走过来的。其实成功人士无不是从一无所有,艰苦奋斗,吃苦卖劳过来的。本书趣味性满强的,相信有这部分兴趣的朋友都会觉得经管类的书比较枯燥,这本书不同的地方就是跟讲故事,看小说一般,将携程四位创始人的创业故事讲了一番,其中又穿插了寓言故事,还有小结及现实应用。很不错,很有启发性。推荐喜欢经管类的朋友阅读。点这里直接去当当购买


以下引用书中前言:

曾经有人问史玉柱:决定创业是否成功的条件有哪几个?
史玉柱回答:三个。一个好的团队、加上一个好的产品、再加上一个好的策划。
史大师认为好团队是创业的首要条件,比尔•盖茨也有同感:没有完美的个人,只有完美的团队。说明英雄所见略同。
中国民营企业大约有250万家,有很多是合伙开办的。在这么多的创业团队中,有一支队伍特别引人注目。好象茫茫宇宙中北斗七星那样的耀眼、那样的鲜明、那样的突出……
这个团队就是“上海携程”。
我们不能说这个创业团队不牛,因为四个创业伙伴全部是名牌大学硕士毕业,三个上海交大,一个美国耶鲁。
我们不能说这个创业团队不牛,因为创业时的启动资金仅仅是一百万,后来竟能忽悠来风投三次的追加投资,资金高达1800万美元。
我们不能说这个创业团队不牛,因为这个团队7年能将2家公司做上市,并且数钱数到手抽筋。
……
其实中国从不缺少创业团队,缺少的是像“上海携程四人组”这样攻无不摧、战无不胜的铁骑劲旅。不比有些创业团队,还没步入正轨,已经作鸟兽散了。
创业团队刚进入动荡期就散伙了,这跟中国人的合作意识有关。有一句话说得好: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三个中国人是一条虫。另外还有一种说法是,一个国家人民喜欢的娱乐方式正好表达了这个国家人民的合作方式。比如:日本人喜欢下围棋,说明日本人为了整体利益和最终胜利可以牺牲局部利益;美国人喜欢打桥牌,说明美国人可以与对方紧密合作,与另外两家竞争对手抗争到底;中国人喜欢打麻将,说明中国人喜欢孤军奋战,看住上家,提防下家,盯紧对家,自己胡不了,也不让别人胡。

怎样的团队才是能干大事的团队呢?英国团队专家贝尔宾博士的结论是:团队的目标和成员的自我角色定位很重要。也就是说只有目标清晰了,定位准确了,团队冲突才能妥善处理,团队决策才能顺利执行。
成功一定有办法,失败必然有原因。既然“上海携程”这么优秀,那肯定有它值得学习的地方。这个团队真的是那么牛吗?现在我们拿起显微镜和手术刀,给这个团队进行解剖和还原……

01
第一位出场的是季琦,他是这个团队的实干者和推动者。
季琦,1966年出生在江苏南通的一个农民家庭,1985年,他考入上海交通大学。得到消息那天,母亲问他:读了交通大学,是不是以后坐火车就不用花钱了?季琦回答:应该是差不多吧!
填写志愿确定专业时,季琦问班主任:自动化、计算机这两个专业怎样?班主任说:别报考那些没前途的东东,报考工程力学系吧,以后帮别人算土方,少算一点,包工头肯定给很多奖金的。
后来,季琦进入上海交大后,才知道工程力学是用来计算潜艇的受力、导弹的起飞速度的,不是给包工头算土方的。
专业知识很枯燥。大学四年,季琦都泡在了图书馆,读哲学、读历史、读毛泽东传记。大学带给他的收获不是专业知识,而是让他想通了一个问题:个体对于世界来说,是非常的短暂,有的人平淡无奇,有的人波澜壮阔。自己不能延长生命的长度,但可以拓宽生命的宽度。
1989年,季琦大学毕业了。季琦在上海找不到工作,只好回家乡南通,提着烟酒去求人,最后,南通第二设计院终于答应了接收这个应届毕业生。
就在上班的前天,季琦突然犹豫了起来。他想:好不容易才从农村跑到上海,现在不能留在大城市,是不是大学白念了?一番斟酌之后,他决定回到学校报考研究生,这回他换一个专业,报考了上海交大机械工程系的机器人专业。
1992年,邓小平南巡后,发表讲话: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也有计划;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也有市场。
当时,在交大攻读机器人方面的季琦,经过两年的学习,已经是一个精通软硬件和组网的高手。由于“南巡”讲话吹动了中国人的经商热情,季琦也加入这一大潮中,他跟同学一起开了一个电脑公司。经营了几个月后,季琦和他的女朋友手里已经存了几万元。
这一年,季琦研究生就要毕业了。有一天,系主任找他谈话,希望他留下来。他看着对面的这位前辈,心里想,如果留下来,多少年才爬到他那个位置?就算爬到了,有意思吗?

02
季琦觉得有意思的还是进外企。但是,进入外企很不容易。日化巨头宝洁公司到上海招人的时候,100多名学生PK几个岗位,竞争很激烈。不过,宝洁公司的薪酬很诱人,新进员工月薪3K。
一轮又一轮的淘汰后,最后剩下四个人,季琦是其中之一。
但是,有点遗憾,宝洁没有人事指标,如果季琦进了宝洁,户口必须迁到广东南海而不能留在上海。
要宝洁的工作还是要上海的户口?季琦选择了后者。他心里想,先在上海随便找一家单位,将户口入了再说吧。
季琦“随便”找到了一家企业,叫做上海计算机服务公司。这家公司有辉煌的背景,它的母公司是长江计算机(集团)公司。但季琦看到那破破烂烂的办公室,心里很不舒服,他压根没有考虑过在这里呆下去,只想在这家公司过渡一下,解决了户口问题,转身就走人。
上班的第一天,季琦的造型非常的酷,他手里拿着一个砖头一样的大哥大,腰里别着随身听。并且说话也很不客气,他一边拍着老板胡亦邦的肩膀一边说:胡老师,我在这里干不长的,没关系,咱们交一个朋友,我在这里混两天就走人。
国企里,很少有领导能容忍一个初来乍到的新人这样说话的,胡亦邦还算是一个非常有度量的人,他不但一点都不生气,还认真的对季琦说:小季啊,你跟我当年一样,很冲也很能干。但是,我告诉你,先做人再做事,人品永远走在产品的前面。你这样肯定是不行的,成不了大气候,只能是小打小闹罢了。
这些忠告,季琦一句都听不进去。自从1992年3月份进入这家公司的时候,他绝不会想到自己会在这里呆上两年半的时间,他绝不会想到多年后还会记得胡亦帮对他说的这段话。
那为什么季琦改变了“混两天就走人”的想法呢?一方面是在工作中,季琦发现自己还缺很多东西,另一方面,这家公司的改革给季琦提供了施展才华的舞台。
季琦所在的公司虽然叫服务公司,其实更倾向于技术,没有很强的销售能力。由于1992年刚好碰到长江计算机公司进行改革,要求所有下属公司全部自负盈亏。得知这一消息后,很快,就有人开溜了,转到其他子公司去。最后,剩下七八个技术人员和三四个销售人员。
在一次例会上,讨论起公司下一步该怎么办,大家的情绪都非常的低落。唯一不信邪的是季琦,他心里想:几个月前,我踩着破单车卖电脑都能赚到钱,现在公司这么多人在一起,反而挣不到钱?
于是,季琦在大会上提出:既然公司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还是搏一搏吧!我们技术力量强,就应该做一些大的项目、好的项目,没有必要跟其他公司去竞争卖电脑。
胡亦帮一听,高兴死了,当场给季琦封了一个大项目经理的职位。其实就是一个光头司令,下面一个兵都没有。
根本不知道做大项目比上天还难的季琦,开始骑着自行车一个人上街去寻找他的大项目了。

03
季琦在大街上游荡、游荡,突然发现:证券公司应该是他要找的“大项目”。因为那时候上海的证券市场很火,很多外地证券公司到上海后,必须买电脑和布网。
想拿下证券公司,最好的方法是先拿下上海证券交易所。当时,证监会还没成立,上交所管得非常的多。所有进入上海的证券公司,都要通过上交所。
但是,上交所的大门没有那么容易敲开。上交所的办公地点在黄浦路19号,是一座欧洲新古典主义维多利亚巴洛克式建筑风格的大楼。在这样一座大楼里工作的人,身上散发着高贵的气味。在他们眼中,有资格来上交所打交道的都是惠普、IBM这些国际大公司。长江?而且居然派了一个乳臭未干的小破孩来,想要做上上交所的业务,岂不是开国际玩笑。
正面频频接触屡屡被拒绝,季琦只好来个“曲线救国”。他四处打听,终于找到一个在上交所工作的较大校友,通过这位校友的介绍,终于打开了上交所的大门。
两个月后,季琦成功地开拓了证券市场。这个时候,经常有客户拿着他的名片到公司找他,季琦开单后,只要把合同一签,平均一张单能赚几万块钱。
业务开展起来了,不可能走人了。季琦的业务越做越大,还不断开发新业务,职位也越爬越高,两年半的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季琦把这两年半的生活成为自己的第一次创业。他认为这两年半的时间学会了三点:

第一,明白了创业必须因陋就简,篮子里有什么菜,就做什么饭;
第二,在业务上交了一些朋友,在以后自己创业时给与自己很大的帮助;
第三,终于明白老板当初的那番话,研究生毕业时,觉得自己啥都懂,实际越做越觉得自己不懂,最不懂得的是做人。可能自己的技术、英语、销售比老板强,但是怎样领导别人自己不懂。怎样把客户从生意关系变成朋友关系,这个自己也不懂。

04
随着职位的不断上升,季琦觉得这里没有发展的空间了,因为他已经是公司的第二把手了,想再上升,除非把胡亦邦挤掉。可是对于有很强师徒观的季琦来说,这事是不可能会发生的。
所以,他决定离开。
那时候,对于国企的员工来说,想拍屁股就走人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况且季琦已经是单位的骨干,公司还给他分了一套房子。
季琦还是想出一个让人难以拒绝的理由:妻子在美国,他要去美国探亲。
季琦终于开溜了,1994年,季琦带着1万美元来到了去了美国。
来到美国后,季琦发现自己不行了。第一,没有多少钱,做不了任何生意;第二,上海交大的毕业证书在美国没人承认。幸亏懂得电脑,一个开计算机公司的台湾人才给他提供了一个工作的机会。
由于工作的原因,季琦在美国认识了很多台湾人,几乎每个台湾人都对他说:你应该回到大陆,台湾的今天就是大陆的明天。根据台湾的经验,当年在美国读过书的人,一旦回到台湾在政商两界都很吃香。而留在美国的人,基本上是普通职员。
季琦也发现:在美国,所有的机会都已经被人占了,除非具有开创性的技术,否则无法获得成功。
于是,在美国生活了一年后,季琦决定回国。这让在甲骨文工作的同学感到不解,季琦回答:你的路我是看得到头的。今年拿10万美元,明年拿12万美元,以后买房买车,周末跟妻儿出去玩。但是,我只要看到前面的路是什么样子的,我就没兴趣了。
1995年他回到中国。
从美国回到上海之后,季琦满怀激情,准备自己创业大干一场。
就在这个时候,他接了一个电话,是北京中化英华智能系统有限公司的总经理打来了,这位总经理是季琦以前在上海计算机服务公司的一位客户,他刚好来上海出差,要季琦晚上陪他玩。
在上海复兴中路新淮海娱乐城的一间包厢里,这位总经理说:“季琦,你刚从美国回来,暂时也没有工作,干脆跟我一起干吧!”
“好!大家一起干!”季琦回答得非常的爽快。为什么这么快就决定了呢,因为双方都打过交到,季琦觉得对方为人很不错。还有,中化英华很早就做智能大楼,在业内很有名气。最重要的是,对方邀请他入伙,把他当成合作伙伴,很看得起他。所以,到底是什么职位、多少薪水都还没搞清楚的情况下,季琦义无反顾地加入了中化英华。
中化英华给季琦的头衔是华东区总经理,同时给了他10万元启动资金。季琦在岳阳路320号中科院脑研究所租了一间40多平方米的办公室,开始招人、开展业务。
季琦手下的业务员不是很多,一共才十来个,但是,经过季琦的亲自培训,个个都是销售精英。从1995年12月正式成立上海分公司到1997年下半年。当初的10万元已经变成3000多万的合同。
就在这个时候,季琦得到一个消息。中化英华的总经理准备进军医药行业,要将中化英华卖给中化公司。(中化英华是有中化公司和英华公司合资的公司)这让季琦感到非常的郁闷,自己亲自创办的分公司就要被卖掉了。
不是要钱吗?我买行不?季琦四处找钱,甚至找来了风投公司IDG。但是,结果令他非常的失望,他想买,中化不肯卖。
季琦只能带着他的团队选择离开。
季琦说:这段经历又让他学习了两点:

第一,资本的力量非常的大。人家卖公司是不用告诉你的,你能干没用,够哥们没用,有理想没用,赚钱没用,资本的一纸合同就将你干掉了。
第二,买企业就是买人。当时中化英华的上海分公司还有几百万的利润,由于整个团队离开了,这几百万的利润也没人给公司实现了。

05
痛定思痛,季琦明白了一个道理:必须自己干。1997年9月,他自己开了一家公司,取名协成,也是做智能大楼。
离开中化英华的时候,季琦并没有带走任何业务。他不想将事情做绝,他希望光明正大地跟老东家竞标。有一次,徐家汇华仑大厦的综合布线招标,协成就跟中化英华一起竞标。结果,协成在专家评审中胜出,获得了华仑大厦这个项目。那时候,做综合布线的利润率非常的高,这个不到100万的项目,季琦赚了30万。
其他的业务,则是在上海计算机服务公司开拓证券市场时,所认识的朋友介绍的。这些朋友知道季琦开新公司后,给他带来不少业务。
为什么这些朋友都那么够义气呢?这都是缘起于当年的小小方便。生意场上,一般的情况下,合同上有的必须履行,合同上没有的很少人愿意去做。当年很多证券公司买了季琦的电脑后,碰到很多小问题,比如电脑死机,季琦都是以个人身份去帮忙的。就这样,小方便后来竟然变成大回报。
1997年9月成立的上海协成科技有限公司,到年底时已经盈利100多万了,季琦已经挖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为了让公司更加赚钱,季琦在1997到1999这两年的时间里做过很多尽可能做的生意,综合布线、系统集成、甚至软件开发。
有一回在给甲骨文做ERP咨询分包时,季琦认识了甲骨文中国区咨询总监梁建章。后来,两人成了好朋友,经常一起喝酒。
1999年3月,上海徐家汇的一个上海菜餐馆里,梁建章说:最近美国的互联网很火,不如我们也做个网站吧。季琦说:好啊!

是不是觉得还不错?更多故事太长了,暂转载这多吧,有兴趣的朋友,建议您去网上购买正版阅读。点这里直接去当当购买

日志信息 »

该日志于2010-10-22 22:33由 Apple 发表在名人传记分类下, 评论已关闭。 如果觉得这篇文章不错,可以分享给你的朋友们~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