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苹果非彼苹果
« »

魅族黄章:拒绝雷军投资后交恶 被小米深深刺痛致狂躁

一辆白色的奔驰SL63 AMG停在魅族大厦侧边的自行车车棚。它跟自行车混放在一起,落满尘埃。魅族员工对此习以为常,仿佛这并非上百万跑车,而是一辆大号自行车。

大家都知道这辆车的主人是黄章,但没人记得这辆车从什么时候开始闲置。作为创始人和公司所有者,黄章已经有近3年没来魅族公司的办公室上班了。

“他只是不在公司办公而已。”魅族科技移动互联网总监李楠告诉《财经天下》周刊,他在家种菜和听音乐,摆弄他那价值上百万的音响器材,但更多的,还是琢磨并实际控制魅族产品的每一个环节。

魅族手机系统Flyme OS的拨号、浏览器、短信,这3个按钮,就是由黄章亲手画出草稿,再由设计师按照具体思路雕琢修改。

MX2的手机后盖弧度和下一代MX3手机尺寸,也是黄章在家用木头刨出一比一的模型,反复把玩,确定出最佳手感的方案,再由公司开模生产。

“在产品的大方向上他是不会跟你妥协的,”莫翠天笑言,“小的可能会。总之我们都不大能说服他。”莫翠天是魅族负责产品营销的公司副总裁。

这种对于产品的绝对主导,并不是来自传统意义上的“消费者调查”,纯粹是黄章的个人喜好。

MX2是市面上少有的采用16:10分辨率的手机,因为黄章偏爱;Flyme OS 2.0即将整合进去的在线无损音乐,是为了他自己寻找音源方便;MX2上3.15mm超窄边框,是朝向他梦想手机“无框”境界的一次尝试。

迥异于其他手机厂商,魅族从做MP3开始就有自建渠道,并且对加盟店面的装修风格、店面摆放、服务流程有严格限制。而为了控制服务质量,魅族不在专卖店设维修点,手机故障一律返珠海本部。同时,这家公司一直留有自己的工厂,以便理解和控制手机生产的每一道工序。

总结起来,魅族就是一家带有“暴君专制”色彩的公司。尽管早早把公司的日常经营交给了职业经理人,自己选择“隐士”般的生活,但他仍然经常以J.Wong的ID出现在魅族社区,在论坛上和魅族粉丝“煤油”聊天,偶尔遇到挑衅,他也会急红眼说“我就是魅族精神文化和理念的最高导向”。

某种意义上,他很像苹果公司的乔布斯,会在产品里植入独特的个人基因。他与乔布斯一样喜欢白色奔驰车,追求极简设计。他甚至与乔布斯有过交集,M8被乔布斯粗暴地认为是抄袭iPhone,但之后M9又被苹果在与三星的“世纪官司”中拿来证明:看,也有出色的其他手机不抄iPhone。

回顾魅族的发展历程,它以高音质的MP3产品赢得了第一桶金,其2006年发布的Miniplayer(M6)长居国产MP3销量第一。随后它生产出了体验不输于第一代iPhone的智能手机M8。直到2012年底发布的智能手机MX2,魅族在软硬件的用户体验上做到了的“极致”。而其数量庞大的“煤油”更是被业内评价为具有“红卫兵”式的忠诚。

但距离M8发布已经过去了4年,这家公司发现自己正陷入智能手机的“围城”,而且它并没有在智能手机行业复制当年在MP3上的成功。

觊觎这个领域的大公司和新公司正裹挟着资本和产品,呼啸而来,他们和魅族一样把设计、体验和移动互联挂在嘴边。甚至,他们抄进了“魅族独立王国”的后院,学会了粉丝营销。

魅族不得不像竞争对手那样高调起来,并宣布在渠道建设上提速。对于这家小而美的公司来说,主动姿态并不意味着进攻,而是一种防守。

2012年11月27日,魅族选择在北京水立方体育馆做了MX2的发布。2013年1月22日,魅族与联通举办发布会,宣布推出MX2联通合约机。与此同时,大型分众广告“你敢不敢追求极致”,也开始在全国分众广告平台上投放。

两个月后的2013年3月,京东商城上魅族MX2的销量压倒了iPhone 5,成为京东上最畅销手机。

硬件极客的不妥协

魅族和它的创始人一直都是特立独行的存在。

你很难在互联网上搜索到有关这家公司的新闻,大多数信息都在讲魅族公司的产品。你也很难找到魅族创始人黄章的照片,魅族甚至在控制黄章照片的流传。同样,黄章也从来没有接受过任何媒体采访。他行踪神秘,除去高层和追随多年的老员工,见过他的魅族员工也寥寥无几。

一家公司的气质很大程度受其创始人影响。对于稍微听闻过这家公司风格的人来说,正是黄章决定了魅族是什么。

比如MX2这块赞誉度颇高的屏幕。黄章向来在屏幕上从来就不会青睐16:9的长宽比。他觉得在这个分辨率下,阅读文字体验不好。而大多数厂商选择这个分辨率的屏幕,是因为屏幕面板供应商裁切起来废料较少,比较省钱。魅族的手机,从M8到MX一直是3:2的屏幕长宽比,MX2则是市面难见的16:10。而且,即使选择了如此“奇葩”的长宽比,黄章还提出了做超窄边框的要求。在MX2决定做超窄边框之前,市场上甚至没有人提出相似的概念。

于是MX2的屏幕由魅族与夏普几乎从零开始合作开发。当设计方案提交到夏普时,“夏普那边特别不能理解,”莫翠天说,“他们觉得这不是浪费么?为什么花这么多钱做这个?”

夏普的惊讶除了之前没有人做过之外,还在于这种超窄边框的屏幕存在良品率低且强度不够等一系列问题。而要解决这些问题,魅族必须在资金上提供支持。最终,这块屏幕从研发到定型,按照魅族官方的说法,花去3000多万元人民币。而屏幕的素质,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是“走在前列的”,无论是PPI、色域、黑位、对比度、亮度都很不错。

外表美观的痛苦是,这样的屏幕直接安装在塑料机身上强度是不够的。由于边框过窄,屏幕需要一个有力的材质去支撑,以免碰撞导致屏幕碎裂,于是魅族又做了金属边框。从《财经天下》周刊取得的资料来看,由285克的不锈钢钢锭到最终金属边框,一共要经过14道工序,花时58分钟。仅这一块边框,成本就在200元左右。

类似的决定还有很多,比如黄章坚持认为,要想真正为这个社会做点什么,做互联网手机是最有价值的。而智能手机在3G和Wi-Fi的情况下,已经可以很方便地获取信息。于是,FM收音机芯片从最开始的M8就没有接入。

在M8开始开发的2007年,作出这样的决定并不容易。给不给手机加入MX3收音机芯片,即使到现在,依旧在论坛里吵得不可开交。

下一代魅族手机也延续了“黄章法则”。据黄章在论坛的爆料,即将推出的MX3要往大屏发展,甚至到5.1寸屏幕,这一决定看似跟风三星Note系列,但黄章个人的原因也起了不小影响–他现在不用电脑,每天浏览信息、收发邮件、娱乐,全由手机完成。他讨厌平板,认为“平板”很鸡肋。单手可以操控的大屏幕手机,才是他的刚需。

黄章喜欢依靠手机系统自带功能完成所有事情,仅仅认为第三方应用没有自带的纯粹。这也是魅族Flyme OS 2.0手机上自带的浏览器极为出色的原因,因为黄章上网全依赖它。相比较第三方浏览器和谷歌原生的Chrome,Flyme OS 2.0自带的浏览器无论在速度、渲染和操作方式上均不输于对手。

作为一个音乐发烧友,黄章一直烦恼如何便捷地找到无损格式的音源。挑选CD,对于曾经一个月出一次门,只为剪头的“超级宅”黄章来说极其不方便。而如何让其他高管也认识到这个不方便?黄章决定将这些人也转变成发烧友。除了拉着他们在开会间隙听音乐外,他甚至决定劝说高管一人入一套几十万的音响。

“有些事可为自己而做,无论成功失败或是否有商业利益。”这是他2011年5月11日的发言。5天后,5月16日,他想好具体做什么了。“无损高品质的在线音乐有吗?所以我要自己做。你说的数字音源可方便播在线音乐吗?所以我要自己做。”

在2012年11月21日的MX2发布会上,魅族宣布将于2013年第一季度左右,在Flyme OS 2.0操作系统中整合无损高品质在线音乐。

可以说,魅族只不过是黄章做出他心目中梦想手机的载体。而消费者手中购买的机器,或许不能满足他们的需要,但一定是满足了黄章的需要。

姿势漂亮的代价

“姿势漂亮”,这四字来自李楠2012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对黄章的评价。李楠这样解释:“姿势漂亮,就是他做喜欢的事情就不会有很多妥协,不会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情而把生活的姿势弄得很难看。”

走出MP3到智能手机转型这一步,黄章一直广受赞誉,赞扬都集中在转型的果断和专注上。但不得不否认的是,黄章过于追求高标准和不妥协的产品理念,也曾间接导致魅族陷入危机。

在2007年,黄章做出向智能手机转型的决定后,整个公司放弃了MP3播放器的开发。而M8手机的研发到上市这个空窗期,长达两年的时间,魅族仅靠之前卖MP3的利润和库存产品销售利润支撑,现金流极度吃紧。

但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下,M8的上市也因黄章屡次不满而推迟。由于技术实力问题,最终上市时,M8依旧不甚完美。但为了魅族的生存不得不在2009年2月发货,换取现金支撑企业生存。

而最早出厂的那几批次M8手机,现在回头来看,甚至达不到之前魅族产品的平均质量水准。所以即使到了现在,黄章依旧对那批义无反顾购入M8的消费者心怀愧疚。之后发布的所有魅族新手机,这批消费者依旧可以凭手中的M8折价800元换购,2012年年底上市的MX2也不例外。

第二次危机在M8的下一代M9。虽说没有第一次那么明显,但也可以从黄章的只言片语中看出端倪。M9的系统从Win CE转向Android,除去之前积累的硬件经验,整个系统层面几乎又是从零开始搭建。从黄章在那段时间论坛的发言可以看出,在M9研发阶段,黄章特有的偏执又显露出来—在硬件层面继续向业界顶尖看齐:采用夏普的3.5寸ASV屏幕,分辨率与当时iPhone 4一样;处理器也向iPhone 4看齐,采用三星生产的S5PC110处理器,与当时三星机皇I9100一样–苹果的A4就是基于这款处理器更改而来。驾驭如此高规格的硬件,对一家只做过一台手机的国产公司来说,难度很大。

所以结果体现在产品发布时间层面,M9又像M8一样跳票。

发布时间是2009年2月18日,M9发布时间是2010年12月。中间隔了近两年,这对任何一家依靠产品为生的公司来说都是危险的。

M9发售时,火爆的状况又让魅族始料未及。那段时间,每天在论坛里催促魅族发货的帖子满天飞。当时魅族并未采用电商模式销售,面对高需求,按照原有回款速度,魅族手中的现金并不足以支撑高产能。黄章在2010年12月27日说:“让北上广深专卖店提前打了几千万货款,主要是因为我们当时要还银行贷款,资金不够运作而应急的。”

最后的结果当然是魅族扛过了这两个坎儿,随后按照原来的计划推出MX、MX2,一步步走到了现在。“在魅友、经销商的帮助下撑了过来,”莫翠天唏嘘不已,“不然你可能见不到一个做手机的魅族。”

黄章身上富有典型广东商人的特质:低调、塌实,但又有一种超脱。“姿势漂亮”,是魅族企业气质的核心,也是吸引其粉丝的关键,甚至是消费者对其信赖、欣赏的基础。只是一旦超脱技术实力追求“有姿势”,很容易让魅族再次陷入困境。而这个平衡,无论在任何时候,都是由黄章一人拿捏。

总结魅族历代手机的开发过程,均是提出高标准,压榨企业潜力,耗去大笔时间、资金后推出一个领先国产手机业的产品。但代价是,或者出现类似M8、M9近两年的跳票,或者最初几批次产品微有瑕疵、有些功能不够完善。

即使到现在,这种跳票依旧存在。魅族曾在MX2发布时宣称在2013年一季度把高品质无损音乐和社交软件整合到系统层面。但直到2013年5月21日,魅族才宣布整合新浪微博私信到系统层面,跳票两个月左右。而在线无损音乐到现在还没有踪影。

“我们有点低估了这个的难度,”在接受《财经天下》周刊采访时,李楠这样解释,“这个东西是没人做过的,我们基本从零开始去谈合作、去准备产品。”

这种突破极限的做法,乍一看创新性十足,但仔细考量,其实风险不可谓不高。因为一旦黄章的判断出现偏差,这对一年仅有一款产品,没有B方案的魅族影响不言而喻。同时,不断跳票和功能不完善也意味这对企业信誉的影响–不是每个人都对魅族怀有耐心。

错过的机会

魅族的短板还在于营销。

在2012年MX2发布之前,无论是强大的运营商渠道,还是市场推广渠道,魅族都做得并不好。

在被问及为何之前不与运营商合作推出合约机时,莫翠天回答道:“我们觉得产品还没有到达非常完美的时候。我们也不想扩大产能,因为如果你急功近利的话,其实这个企业是非常危险的。”

据《财经天下》周刊的了解,魅族从M8开始就与运营商有接触。到M9时甚至直接坐下来谈具体的合约协议,但因为联通给出的合约优惠方案魅族不满意作罢。

“运营商是很现实的。魅族比不过三星、苹果等热销机型,自然不会给很好的流量优惠。”一位不愿具名的手机业内人士告诉《财经天下》周刊。

同时,与运营商合作相当重要的一环是“与运营商作为战略合作伙伴共同定义产品”。简言之,就是按照运营商要求做定制版本的合约机。而这对魅族这种小众手机来说是很难实现的。

魅族是一家一年甚至两年只有一款核心产品的公司,首先在速度上就无法满足运营商的需要。其次则是运营商定制的要求与黄章内心要求的差距–运营商喜欢快速迭代的智能机,不求完美,但求速度和稳定,以机海覆盖消费者的各种不同需求。这种思路并不被控制欲强大、追求完美的黄章认可。

而恰恰是在2010年,也就是魅族退出M9的那一年,一些国产手机在销量上经历了一场狂飙突进式的爆发。这个爆发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来自2G功能机向3G智能机换代时,运营商渠道和补贴力度的支持。

传统企业的基因也决定了其在市场推广上的反应迟缓。

在2013年3月启动大型分众广告之前,很难在公开场合看到有关魅族的广告。魅族发家的秘诀之一就是不靠广告,依靠口碑,一个用户一个用户逐渐积累。坐拥国产手机质量最高的粉丝群体,黄章并无动力去做其他力度强大的市场推广。他曾在论坛里说:“我们不会把有限的资源用于投广告或请代言。士为知己者,别为我们瞎操心。”

直到小米手机的出现,深深刺激了魅族。

无论是发布会,还是高管出来讲话的频率,你可以从小米身上看出两个字:高调。它并不纠结于前期一些产品瑕疵,抑或是售后渠道的缺失,也不纠结于因为产能被诟病成期货手机。这些都可以在后期慢慢弥补,前期最关键的是声音要足够大。从创业伊始,雷军就在走一条根植于“米粉”群体,先赚买卖后补课的路数。

围绕粉丝群体做的一系列周边互动,如米粉节、小米之家、周边纪念品等,也都是以小米公司为主导,由上至下形成建制。到现在,小米的估值已经达到40亿美元,而其2012年售出的手机,则是716万台,距离它刚卖手机仅仅过去一年。而粉丝营销的玩法也颇为有效:仅仅3年,“米粉”就已经成为了跟“煤油”相提并论的群体。

值得玩味的是,小米公司的董事长雷军也曾是魅族粉丝,他甚至一度希望投资魅族。2010年前后,雷军曾通过珠海政府相关人士结识了黄章,两人一见如故,惺惺相惜。黄章开放了一部分资源和雷军做朋友式的共享,而雷军也多次表示投资魅族的意愿,他还拉来了自己投资的UC浏览器和黄章谈合作。

2010年7月21日,雷军曾发微博:“为什么爱魅族,因为魅族是国内少有的用心做事情的公司。再次请所有煤油转发:期待M9,JW加油!”

不过黄章婉拒了雷军的好意,坚持走自己的道路。此后的2010年下半年,不知具体何时,黄、雷开始交恶。业内人士分析,可能与小米公司发布的MIUI手机操作系统有关。

有据可查的是2010年12月14日,黄章在魅族互动社区发言称:“MIUI是雷军投资的公司,包括那个迷人浏览器,貌似吸收了很多UC的精华。我得知这些后有些后悔之前毫无保留地和雷军交流我们公司的一切,就连M9UI交互文档都有发给他请他一起探讨。我觉得MIUI伪装成民间团队很过分,请不要在论坛发MIUI的话题。”

这位魅族王国的君主宣布在魅族论坛封杀一切关于小米手机的言论,并宣称“不愿者请离开,勿在此烦扰”。

黄章的狂躁情绪也多少反衬出魅族的失落。作为一家纯粹凭硬件利润支撑研发、生产、营销的公司,如果这一系列的失位延续下去,后果显而易见–手机卖不动,研发费用吃紧,原有硬件优势不再;销量上不去,供应商的议价权降低,同时商业整合难度大;营销被其他企业超过,粉丝群体认同感低,造成流失。

“如果MX2再不高调,魅族很容易走进死胡同。”上述手机业内人士评价道。

对于黄章来说,走进死胡同,就是没法实现他的梦想:把他亲手打造的手机卖到美国去,把魅族的专卖店开到美国去。

改变和妥协

从MX2开始,魅族开始尝试采用线上广告和线下营销同步推进的做法。在产品正式发布之后,紧接着就是十几个城市的产品路演、高校的产品见面会以及魅友见面会。

在海外市场,魅族也有所斩获,2013年,魅族分别与以色列和俄罗斯最大的运营商推出基于MX2的合约机。

一旦走向大众市场,很多细微的问题就会被放大。魅族需要面对的不仅是那些忠实的老粉丝,还有那些对这个品牌近乎零认知的新“煤油”。

对于整个转型的考验从MX2宣布发售那天就已经开始。

如同MX一样,蜂拥而来的订单依旧超出了魅族的估计。以至于那段时间,无论是在魅族官网订货,还是经销商订货,都需要等20天左右才能拿到MX2。抱怨MX2“期货手机”的声音开始出现。

“相比MX的日产量,MX2的日产我们已经提升了好几倍,”莫翠天说,“哪知道还是不够。”

虽然富士康新加入作为魅族的代工商,但由于工艺较为复杂,富士康依旧需要一个产能爬坡的过程。

不过,这部分新用户的反馈体现了一种魅族所处的微妙状态。越来越多人使用魅族后,免不了将手中机器与其他产品进行对比,进而要求魅族也做到其他产品已有功能。但到最后,很多要求是与魅族奉行的产品思路“少即是多”相冲突,甚至与黄章个人的标准相冲突。而如何平衡这个冲突,实际上是魅族如何处理自己大众化的问题。

此外,对于老粉丝来说,黄章的“现实扭曲力场”已经得到了验证。这些人从MP3时代跟随魅族至今,熟悉魅族的风格和理念。但对于新的大众用户,如何说服他们花2500元买一款刚入主流的、从硬件上来讲没有太多性价比的手机,是接下来魅族的大考。

市场竞争也在加剧,其中有行业巨头,如华为、中兴、联想;也有新贵,如小米、步步高、OPPO等。虽然魅族比他们具有先发优势,但这些厂商与魅族最大的差别是,他们产品线丰富。当时看起来惊艳的领先幅度,在其他厂商学习、快速迭代产品的覆盖下,泯然众机矣。

魅族决定向主流的手机公司学习,缩短新品发布和系统更迭的时间间隔。魅族一改两年发布一个机器的节奏,宣布MX3将在2013年年底开始发售。

黄章也清楚,未来的产品不拼配置和价格,而是有更高层面的需求,比如用户体验和产品美学。2013年5月21日10点,魅族更新了MX2 Flyme 2.2.5固件,将新浪微博的私信功能与短信打通,用户可以在短信中直接收发私信,率先实现系统级别的基于通讯录的整合。

而这仅仅是第一步,李楠声称未来有可能整合进入QQ、微信等其他社交通讯类产品。这算是魅族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交出的第一个答案。

从公司内部来看,人才将是魅族面对的核心问题。2013年魅族的Flyme操作系统有多部不同机型需要适配,同时新的Flyme OS 3.0也在开发中,并且会加入更多功能,以对大屏手机进行优化。再加上之前许诺的无损音乐和系统的优化问题,魅族的工程师资源已经明显吃紧。

为此,魅族启动了“蓝天计划”,由李楠带队赴北京,开始招纳软件工程师。“薪水媲美一线城市、年利润两成作为奖金,没有PM2.5的毒害”等等具有诱惑性的条件开出。从李楠的反馈来看,结果还算满意。但这也看出了魅族偏居珠海的尴尬–总不能每次缺人了就花大力气去北京招吧?

更大的挑战还在于公司架构。和很多本土成长起来的富豪一样,黄章对公司有着100%的股权控制,这方便公司集中资源做事情和不断转型,但也难免存在家族企业的各种弊端–创业期的高管和新晋职业经理人需要不断磨合。

利润下降、规则变化,这和魅族2007年在MP3行业遭遇的情况相似。这是魅族的危险时刻,也是魅族的希望之春。黄章不爱读书,高一未完就被学校开除,对意见相左者动辄斥以“滚”、“请绕道”、“请离开”,但他喜欢学习、爱惜人才,且不缺乏变革的果敢。

在2010年,黄章曾这样说道:“目前社会混口饭吃、与世无争是最快活的,如果有追求,那最好就是做国内同行做不到的产品或行业,这也是我当初坚决退出MP3的原因。如果哪一天手机也和国内同行拉不开距离的时候,我一样会选择退出。”

来源:http://news.chinaventure.com.cn/14/10,12/1371698855.shtml

日志信息 »

该日志于2013-06-21 17:41由 Apple 发表在名人传记分类下, 评论已关闭。 如果觉得这篇文章不错,可以分享给你的朋友们~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