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苹果非彼苹果
« »
2010 年 12 月 16 日创业学习

史玉柱倒苦水:民营企业的13种“死法”

“泰山论剑”

2月15日,当“巨人”还钱行动告一段落时,处于媒体聚光灯照射下的史玉柱来到了北京。记者们事先被告知,会有一个新闻发布会,但是,史玉柱临时改变了主意。他把自己重新站起来的这一天留给了泰山产业研究院。

按史自己的话说,在他低谷的时候,“泰山”始终给了他很大的精神帮助。而今,史玉柱需要将这几年的情况对“泰山”做一个交待。

“泰山产业研究院”成立于1994年,这家在1998年以前叫“泰山产业研究会”的企业家沙龙聚集了一批中国民营企业界的头面人物,其中包括柳传志、段永基、冯仑。像武侠小说中侠客们定期切磋武艺一样,“泰山”每年召开一次例会,大家坐在一起共同探讨民营企业发展中遇到的问题、交流信息、分析企业管理中的问题,并创造合作的机会。

史玉柱是“泰山”的发起人之一。作为发起人,巨人集团曾承办了第二届年会,彼时的巨人正一片风光。

史玉柱显然是把“泰山”当成了自己的“娘家”,即使在最艰难的几年里,他每年都坚持参加泰山的例会。从这个“娘家”里,史玉柱得到了很大的精神支持和重新创业的经验,“这是我能够复出的重要条件。”史玉柱说。

谈到对自己的帮助,史玉柱念念不忘的是“泰山”中的大佬柳传志和段永基。

联想主席柳传志是泰山产业研究院的院长,这个“泰山派”的掌门人向史玉柱传授了不少做企业的心法,比如什么样的企业文化是健康的、实用的。

在柳传志的启发下,史玉柱抛弃了巨人集团以前口号般空洞的企业文化,上海健特将实用性做为选择企业文化的首要条件,为了让企业文化能真正植根,史玉柱没少花费心思。

“说到做到”是“柳氏心法”的一个重要内容,史玉柱把它移植到了上海健特。“现在,我允许分公司少报销售计划,但绝不许谁报多了没有完成。”史玉柱对记者说,“最初时,有好几个分公司领导因此一个月就被罚了十几万,如今‘说到做到’在公司内部已基本实现,公司内部的信用危机消除了。”

原四通总裁、现中关村科技总经理段永基是泰山产业研究院的董事长、法定代表人,他专门赶来为史玉柱名为“战胜挫折,走向成功”的座谈会做主持。

段永基在主持座谈会时,透露出对史玉柱实力的信任。段说,他曾打算收购史玉柱的原料供应厂,并由此得以知道史玉柱目前的销售规模和利润。史玉柱向“娘家”倒苦水

几乎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在“泰山会”上,史玉柱没有太多讲自己东山再起的过程,没有谈自己的五马长枪,而是大倒苦水:三年来最大的感受只有两个:一个是“苦”,一个是“难”。

“我粗粗地算了一下,要搞死一个民营企业,至少有十三种方法。”史玉柱说,“这里面还不包括出于企业内部的原因,比如经营不善等。”

不正当竞争是第一种死法。“竞争对手如想整你,你在明处,他在暗处,很容易整死一个企业。诬告、打官司等破坏你的声誉,方法很多。”史玉柱现身说法道,“去年秋天,全国有一半省会城市的人大、政协突然每天都能接到有关脑白金产品的投诉,这导致销售受阻。经过调查,发现原来是有些竞争对手在每个城市都雇了几个人,这几个人的主要工作就是写针对脑白金的投诉信。事情被发现后,投诉信随即就消失了。”

第二种死法是碰到恶意的“消费者”。史玉柱说他们曾碰到湖北有个人,身体某个地方骨质增生就怨厂家。

第三种死法是媒体的围剿。也许是对媒体至今还心有余悸的原因,史玉柱没有讲媒体在巨人当初倒下去时充当什么角色,而是举了银行的例子:“比如说媒体一旦围剿银行,银行运转再健康,它说你已经资不抵债了,储户只要去提钱,银行肯定完蛋。”

第四种死法是对产品的不客观报道。史玉柱认为,在药品和保健品领域里,任何一个产品都不可能100%有效,如果70%至80%有效就比较好了,如果90%有效,产品就称得上优秀,“如果媒体只报道10%无效的,产品马上完蛋。”这是因为,“在中国,说产品不好的时候,老百姓最容易相信。”

史玉柱把第五种死法归为主管部门把企业搞死。“产品做大了,哪怕有万分之一的不合格率,并被投诉到主管部门,就有可能被将整个产品的批文吊销了。”还有各地主管部门的处罚,“比如说工商局,每年是有罚款任务的,到年底任务完不成,就只能找做得好的企业完成任务,因为这些企业有现金。”据史玉柱讲,去年在某市,他们曾被一个工商所毫无理由地罚了50万元,不缴这50万就不让在当地卖产品。所以只好缴罚款,谁知刚过一个月,另外一个工商所也说任务没有完成,要求向他们缴50万。“我们只有忍气吞声,做企业的,尤其是做民营企业的,要想活的话只能低着头。”史玉柱说。

第六种死法是法律制度上的弹性。“很多事,你这么说是件好事,但换一种说法很可能就是违法犯罪。再加上法律制度的不合理,使你不得不违规。比方说,以前规定进口计算机必须要有批文,可是民营企业根本拿不到批文,你想做计算机只能花钱买批文。而按照有关规定,买批文是违法的,你要么不做,要做就要违法。其它行业同样有很多这样类似的情况。”

第七种死法是被骗,“有时候一个企业的资金被骗后会出现现金短缺,甚至整个企业会一蹶不振,而对民营企业来说,法律的保护很有限。”

史玉柱还惧怕红眼病的威胁。“红眼病多谣言就多,有关企业的谣言还算是好的,最怕就是关于产品的谣言,谣言一起,产品马上就卖不出去了。”

第九种是黑社会的敲诈。“企业做好了,就会有黑社会的敲诈,除非是特别大的企业。”史玉柱显然相信黑社会势力在民营企业发展过程中已无孔不入。

史玉柱总结的第十种死法是得罪了某一官员,该官员可能利用手中的权力给企业发展制造障碍。

第十一种死法,“得罪了某一刁民也有可能把企业搞死,比如说他在产品中投毒。”

第十二种死法,遭遇造假。“假货越多,影响销量是一个方面,最关键是影响声誉。”据史玉柱说,问题是如何打假。为此史玉柱专门设置了打假队伍。“在江苏某地,有一个比较大的造假窝点,家家户户造假,去打假没用的,当地有地方保护。后来,我们请来外地的公安,当场查封价值几千万的假产品及造假设备,人赃俱获。可结果呢,人家当地公安要求把人送回去,送回去就被放掉了,然后继续造假。”史玉柱无奈地说,“现在,我们见到假货根本没办法,只好自己买回来。”

第十三种死法,企业家的自身安全问题。史玉柱说他已收到过不少的恐吓电话,这样的电话,在他一无所有的时候,从没有出现过。

据史玉柱讲,这“十三种死法”只是他在来京的飞机上简单列出的。实际上,他所讲的是中国民营企业的经营环境问题,这早已不是什么新鲜的话题。但在史玉柱一一阐明的过程中,诸多的感慨交织其中,令在座者动容。未来想有一家上市公司

在史玉柱的安排中,脑白金的生产者健特公司并不属于他自己所有。不过,在强调产权与己无关的同时,史玉柱同时也强调目前他对这家公司有着绝对的控制权。事实上,这家公司的骨干有一半是原巨人集团的旧部。

关于健特的所有问题,包括谁是出资人,健特为什么愿意借钱替巨人集团支付债务,这些资金将如何偿还等,史玉柱都不肯多谈,他只是向记者透露了,在健特和巨人之间有着严格的协议,而这一协议不便公开。不过,不管史玉柱如何绕着圈子,按照他的描述,健特都将最终真正纳入他的手中。

事实上,史玉柱现在掌握着三家公司:解决完债务问题的巨人集团、重新起家的健特公司以及正在注册之中的上海巨人。通过上市,史玉柱将理清这三家公司之间的关系,并最终让自己成为堂堂正正的老板。

按照史玉柱的描述,上海巨人如顺利注册,便通过买壳上市的办法变为上市公司,然后以这个上市公司去收购他手中的产业部分,即目前的健特,再在资本市场将健特目前的出资人的权益变现,让他退出上市公司。对于这一始终隐藏在幕后的出资人是否愿意出局的问题,史玉柱的回答一是权益变现后数额极大,二是有协议已经在事先做出了规定。

“我们现在准备跟几家上市公司有过接触,”当记者问他将会借谁的“壳”时,史玉柱表现得像一个外交官,“但是还没有最终敲定。”

对资本市场,经历了挫折的史玉柱充满了向往:“中国产业倒退15年,没有哪一个没经历过风波,但是如果是上市公司,每一个波折后它都能起得来。”史玉柱认为,上市有两个好处:一是逼着自己走稳,“企业大了,第一位的便不是利润,而是企业安全,上市通过法律等各种手段形成制约,相对来说做出错误决策的可能性减小,董事会、股东大会等在组织安排上又多加了几道保护。”

“上市的另外一个好处是,”史玉柱说,“在资本市场的支持下,企业有了强大的融资能力,抗风险能力自然会大大改善。”在融资方面栽过跟头的史玉柱当然不会忘掉这一点。

除了脑白金项目,史玉柱下一步想加入到非处方药领域。

“我的长处是策划能力强,”史玉柱说,他目前正式的头衔是健特的策划总监。“此外,我还富有营销经验,脑白金的营销网络已辐射到全国216个城市,是全国同行业中最好的营销网络。有了这样的网络,非处方药的竞争自然能顺风顺水。”

几经起伏,史玉柱成熟了不少:“高峰期的体会现在看来都很荒唐,有了这样一次经历,如果我以后再出什么岔子,大概也不大会跌这么大的跤。”

诉完了“苦”,说完了“难”,史玉柱看来还是愿意在这条路上走下去。图

2000年6月,本报接到一个报料,说脑白金的背后是史玉柱。经多方联系,本报记者采访了史玉柱。(详见本报2000年7月7日,《史玉柱隐姓埋名干什么》)那是自从巨人出事之后,史玉柱少有的一次在媒体上公开露面。在那次采访中,史玉柱明确表示,自己一定会把老百姓的钱还掉。这幅照片就是在史玉柱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由本报摄影记者周浩拍摄的,地点为史在上海的办公室。(《南方周末》驻京记者宁涛》)

日志信息 »

该日志于2010-12-16 22:02由 Apple 发表在创业学习分类下, 评论已关闭。 如果觉得这篇文章不错,可以分享给你的朋友们~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