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苹果非彼苹果
« »
2011 年 01 月 10 日财经投资

周其仁:大势请注意,货币老虎出没

“中美国”

改革开放之初,中国的企业是不行的。最初,我们的车是拿不出手的。当时的上海牌轿车是没法出口的,但通过引进技术、引进资本,我们的车慢慢就做好了,有些车就可以出口了,摆到福特车边上卖。不过,麻烦也来了。

在李书福(注:吉利汽车董事长)的汽车流水线上,一线流水线工人的年薪也就在3000到5000美元之间。但福特是8万到10万美元。产品可做比较,工资差别却这么大,竞争的天平就开始倾斜。上次我跟李书福座谈的时候讲过一句话,我说中国的企业家千万别以为发达国家出了多大问题,底特律出了多大问题,福特出了多大问题,我说什么问题都没有,好好的,唯一的问题就是有了你,要没有李书福,他们且可以维持一段呢。

中国的竞争力我认为是由三个因素组的:劳动力以及很多要素都非常便宜;制度成本、组织成本大幅度下降;学习曲线提升,结合到一起就是中国竞争力。上世纪80年代,中国每年的出口大概只有100亿美元,其中很大一部分是自然资源,抓来的大龙虾舍不得吃赶快出口换汇买机器。这个局面怎么解决的?就是这三个要素改变并发力。这是发达国家当年走过的路,美国发展之初有什么?在当时的英国人眼里,美国就是落后的农业国,就是种棉花、砍木材、种烟草的,怎么发展起来的,我的看法也是这三个因素,工资低,然后把欧洲文明好的东西拿过来,再加上人是会学习的。

美国花钱买“Made in China”的产品,我们就大量出口,大量出口创造出了贸易顺差,这个顺差就变成了中国的外汇储备。我们现在的麻烦是:每天有大量的钱流进中国,我们有大量的外汇储备,现在应该是2.6万亿美元以上,但我们的投资能力没有跟上来,因为美元必须投美元资产,针对全球投资的能力这可不是一日之功能拥有的。

那怎么办呢?当然要买比较安全的东西。安全的东西是什么?美国国债。你怎么看它都是所有投资项目中最安全的产品。当然,今天美国的国力正在发生重大历史性的变化,但比较而言你不买美国国债买什么呢,难道你要买冰岛、希腊的国债?

数目巨大的钱从中国汇到美国,从其他新兴市场国家源源不断往美国流,那美国的利率能高吗?资金充裕、利息偏低,一定会刺激消费。利息高的国家鼓励人们把钱留下来给明天,因为明天的回报会非常高,利率低的国家鼓励当期消费。因此美国人消费多、进口多,我们向美国出口。这个圈来回地转,转了有十来年。所有,很多人把它看作是两个国家的失衡,一个顺差一个逆差。其实,如果把它看作一个国家不好好的吗?这个概念叫做“中美国”。照这条路走下去,两个国家的经济增长率都超出了历史最高水平,双方都在发挥比较优势。

为保汇率,货币超发

企业赚来的美元进入中国首先要去商业银行换成人民币,所以外汇全部到了商业银行手里,商业银行如果持有大量美元怎么在中国做生意?所以它有一个需求,要把越来越多的美元通过一个市场换成人民币。这个市场总部在上海,叫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就在上海外滩旁的一栋四层楼里,此前是国民党的央行所在地,是国家外汇管理局直接管理的中国外汇市场,它有个银行间交易的机制,几百家银行,每天都在这里买卖。

在这个市场里,有个非常有意思的特点,央行是最大的买家。央行不但是这个市场的管理者,也是最大的买家。你说央行不收可不可以?央行不收就不是今天这个汇率了,央行每天把大笔的人民币投放出去,买进外汇,否则我们的汇率绝守不住6.8。所以很多人以为我们的汇率升和不升与外国人有很大的关系,其实没这个事。所以外国人只能喊话,说你升啊、升啊。

那么,升或者不升是由什么力量来决定的呢?就是无数在市场上买到外汇的银行和银行分支机构跟央行之间的买卖关系。央行只要买得少,汇率就会升。央行如果认为人民币汇率升得太快,就会将人民币投放进去,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就会降。

为什么央行每天要买呢?不买我们的出口企业受得了吗?当然,升或者不升也并不由央行决定,是党中央、国务院决定的,没有什么独立的央行一说,这都是党中央、国务院从全局出发的决定。

央行又是哪来的钱去买美元呢?央行是个很特别的机构,它不抽税,也不做生意,它也没收入,央行手里的购买力来自于两个渠道:第一它有权,《人民银行法》规定各商业银行必须把一定比例的存款强制存到央行,你看最近宣布提高储备金率0.5个百分点,就是商业银行用利息换来的存款,100元里有17.5元是不准贷出去的,必须要存入央行账户里。这叫法定储备金,主要是防止商业银行贷款过多。如果大家都来提钱,最后挤兑垮台。第二,全世界央行都拥有的权利——发行货币。

如果准备金不够,央行就会发行货币,这就是国内货币超发的根源。你为了维持汇率目标,源源不断增加基础货币,供应多了市场就会出问题。在开放的条件下,货币供给量跟着我们的外汇储备。只要它升,我们的广义货币就升。我们的GDP今年可能靠近40多万亿元,现在应该有70万亿的广义货币出来,差不多是180%。这个事情好的时候非常好,市场上流动性充裕,但在某些情况下就会变成很大的问题。

货币老虎隐忧

从中国GDP的盘子来看,1990年净出口是510亿元,就是总出口减去总进口剩下的部分是510亿元,占GDP比例2.6%;1997年是3500亿元;2004年超过1万亿元;2007年超过2.3万亿元;2008年,遇到这么巨大的金融危机冲击,我们还有2.4万亿元,占GDP比例最高将近9%。这个事情很多人认为是好事情,我同意这是好事情,但好得有时会让你受不了。GDP中有8%~9%是净出口,换个角度看,我口袋里有100元钱,但能买东西的只有92元。有100元货币,但只有92元的商品,物价指数就上8%。所以现在报出什么物价指数4.4%,在我听来一点都不奇怪,结构里就有这个因素。

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叫《货币老虎越养越大》,老虎活着就要吃东西的,所以这只货币老虎冲到哪里,哪里就会出情况,老虎想吃猪肉猪肉就飞涨,老虎想买房子,那政府就愁死。

货币冲进这个刻意的时候跟水不同,它是有点黏性的。这个量如果非常大就会先鼓一个包,这个包不知道鼓在哪,然后慢慢再变平。这个包什么意思呢?就是相对价格要发生显著变化。当货币冲进来,突然停在这个区域就起包。如果这个区域叫房地产,房地产价格就会显著上升。只要相对价格有变动,市场当中的人都会对相对价格做出反应,消费行为、投资行为也会跟着发生变化,大家会跟着相对价格这只看不见的手来决定自己多买、少买、早买、晚买、投什么。社会充满了高度的不确定性,然后投机的思潮、投机的行为就会盛行,因为谁也看不明白未来。

关于超量货币,有三个问题值得大家关注。

第一,因为我们的收入在变化,需求就会变化,消费随之就会成长。这时候如果把资源都投入进去,伴随消费成长起来的这个生意就是你的了,这就是真正的机会。

第二,如果有包鼓起来了,一定会有人叫的。房价一涨没买房的人就会叫,政府就一定要出手,但是鼓包的力量还在,它又会往别的地方漫游,在别的地方又鼓出新包来。

第三,它虽然有黏性,但毕竟是流体,包鼓起来之后慢慢还会走平,最终把整个物价总水平提上去。

这三个力量非常大,我们能怎么应对呢?

第一招,不用我教,头痛医头,必须这么做,因为老百姓不干。政府一出手就是政策、就是文件,你违背他他就要收拾你。哪里鼓包,就调控哪,一调控要不这个包就僵持着,要不就酝酿着下一个包往哪里鼓。这是一定要发生的,一量发生就会变成现实的市场风险,政府不出手就是机会,政府一出手就是政府。

第二招,是像我这样的经济学家比较推崇的,你多往市场里放资源啊。中国在这点上是有优势的,什么优势呢?因为我们是一个计划经济国家,好多资源还没有放到市场上来呢。你看这两年,中央领导的全国林权改革,就是不得了的事情。中国国土面积十分之七是山地,这块权利改革重组可以收购、可以扩大、可以搞规模经济,可以买山林权70年,这要吃多少货币啊?

最近我们北大的研究小组一直在成都、重庆做调查,农村有相当多的闲散土地,可是农民拿这些地没有办法。如果你组织一个地票市场,把不值钱的地地复垦变成农地,原来盖房子的权利就变成地票飞出来了。重庆、成都的交易,我现场看过,在重庆,一亩地票最高可以拍到20万元,20万元在城里不算什么,但是对农民来说就是很大一笔钱。可以把很多房子、村庄甚至小街镇都修得像模像样。如果重庆、成都这个中央批准的改革试验区,它摸索出来的经验是有全国推广意义的话,它得吃掉多少货币?

第三招,就是我讲的最根本 的就是釜底抽薪,把1995年以来被动超发货币这个问题解决,这里头有认识问题也有利益问题。认识问题我们老认为汇率是对外问题,这是错的。它是中国人民的问题,现在物价上涨、房价过高、粮食价格出现异常,其实跟我们的汇率形成机制有关,只有认识达到一致的利益。有一部分出口集团,那确实,人民币兑美元升一分钱你的成本就会有沉重的压力,为什么?

出口生意是人民币做成本嘛,用人民币雇人、用人民币买原料,做出来的成品按照美元计价卖出去,人民币兑美元一升你的成本立刻就上来了。那次我跟柳传志(联想集团创始人)、张瑞敏(海尔集团董事局主席)一块交流,张瑞敏说只要人民币兑美元升一分钱,整个海尔集团的成本涨400万元。所以人民币汇率机制是要改,但不能一天就冲上去,因为我们已经形成了巨大的出口部分,这里面牵扯了多少出口、多少就业?

但央行如果用基础货币来维持这个汇率,国内货币形势就可能出现失衡。所以我的建议是分两步走。维持汇率目标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是必要的,但也要有序。所谓有序就是要有资源顶着。人民币兑换美元汇率就是买卖问题,多动用人民币去买美元,人民币汇率就升不了。我的建议是不要用央行的基础货币,而是用另外的资源,用现在市场里现成的资源。比如由财政部推出一个人民币汇率的稳定基金,由财政出钱或者发一笔特别的债,然后到外汇市场购买,逐步把基础货币调控汇率这个力量减弱,把用现成的其他货币去购买美元的力量加大。当然,人民币兑美元汇率适当地提升一些我认为也是应该的。

2010年“春晚”有句台词很经典,就是“不差钱”。现在,不管是从哪个方面看我们国家,都是不差钱。但有的时候钱多也是巨大的挑战,能不能用好这些钱,把它变成企业下个阶段发展的台阶很重要。有很多公司,不是钱少让它死亡,是钱多让它麻烦。

今天,总体的宏观环境是流动性非常充裕,这里头存在一定风险,比如说我注意到好多朋友最近全改行做投资了,那将来谁被投呢?如果大家都不安心好好做实业,中国人全成了投资家,这也是不小的麻烦。所以鼓励做企业的朋友创造实实在在的业绩。

过量的钱,对我们做判断、做决定,可能都是不小的考验。

(本文摘编自周其仁教授在联想投资2010年年会上的演讲,标题为编者所加,未经本人审阅)

本文来源于2011年第1期《创业家》杂志,这里只是觉得本期杂志,我看到的最好的一篇文章,分享给朋友。如有侵权请第一时间留言给我,我会及时删除。

日志信息 »

该日志于2011-01-10 10:48由 Apple 发表在财经投资分类下, 评论已关闭。 如果觉得这篇文章不错,可以分享给你的朋友们~ :)
  1. wiki说道:

    你的日志都很不错 以后常来看看

返回顶部